第三章 澜裳

剑眉星目,薄唇紧抿,一袭白衣在终日黑暗的地府看起来尤为扎眼,头发干净利落的用白色发带高高束起,只剩几缕流海似乱非乱的搭在额前。这个有着深邃轮廓的男子,持一把四法青云,此刻正神情坚定的站在我,不,是天涯的面前。

“风清啸,本门与你素无瓜葛,今哈哈强闯本门,大行放肆,究竟所谓何事?”天涯大喝一声,挡住风清啸的去路。

风清啸,风清啸,一个如雷贯耳的名字。是了,眼前这个怒意勃发,气势逼人的男子原来就是一直以来背负普救众生盛名的化生寺首席。只是想象中的化生首席,会是带着微笑风度优雅的翩翩儒生,不若他现在如此凌厉的表现,别说救人了,只怕自己已被自己蒙了心,救得了自己便是万幸。

“恕在下冒昧扰乱地府清修,今日风某来,是要向菩萨讨回一个人”他抱了抱拳,也算是礼数周全。

“放肆!我师父何曾禁锢过什么人?休得再胡言乱语”我不禁轻轻摇了摇头,天涯啊天涯,你就是太笨,他要的这个人确切来说只是一个魂了。

“请你让开,我要见地藏王菩萨”风清啸不耐地甩了甩头发,握着四法青云的手又紧了紧。

一个念头突然的就闪现在我脑海里,于是想也没想我就说道:“你要找的人,可是叫做澜裳?”

说这话的时候,我绝没有想到我的生命会因为这句插嘴从此转折一切不同,眼前只是浮现了一张凄然的小脸。眼波如水,顾盼生姿,肤如凝脂,秀丽挺拔,唇角微动就扯起一对酒窝若隐若现。这样的一张脸,在这阴曹地府都如此炫目,生前,怕是更光彩四溢吧。

我会注意到她,是因为她说:“婆婆,请问,这孟婆汤会不会很苦?”

当时我觉得这种问话实在是很好笑,都已经是鬼魂了,还会在乎这些小事?于是看过去,就看到了这样让人忍不住怜惜的脸。

“苦,当然会苦,你没见那些喝过的都是满脸痛苦么?”我心起促狭,走到她面前站定。我对孟婆眨了眨眼,其实鬼魂怎么会有味觉?满脸的痛苦复杂,多是因为轮回之前在轮回司中预知自己下一世的命运,又忆起前世今生的旧事,所以端起这碗忘却的汤才会如此唏嘘不已。这个女子,应是刚来不久,还不曾进入轮回司。

“那可怎么办?我,我最怕苦了”她皱起眉头,眼圈有些微红。

“你先去轮回司,我让婆婆给你熬一碗不苦的,你看这样可好?”看她要哭,我马上失去了逗弄的兴趣,这世上的美女,是否都是如此怕苦爱哭?

“那便谢谢了,对了,我叫澜裳”她极有礼貌的行了个礼,微微一笑,露出煞是好看的酒窝。

澜裳,倒是极好听的一个名字。

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