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 半命

忽的周围就静了下来,静到我觉得所有的目光都集聚到了我身上,就连风清啸也是满满的一脸惊讶。

“这位姑娘认识我娘子?”

“倒是有过一面之缘,不过人死不能复生,今日怕是要让你失望了”我颔首,认识?就算是吧。

“那就没什么可说的了,我今天一定要带回我娘子,你们让开,不然,今天风某就真闯一闯地府!”风清啸高高的挑了挑眉,怒气在一瞬间又回到他脸上,我不禁轻笑,还真是一个容易被激怒的男人。

“风清啸,你救过的人无数,神医的名头也不是虚担的,你却唯独治不好你的娘子,你难道不想知道原因吗?”我声音微微提高,一字一顿,周围仍是静得可怕,有那么一瞬,我似乎都听到了我自己的回音。

“……”风清啸疑惑的看着我,清冷的四法青云被他握得死紧,习惯了黑暗的我能清楚地看到他握剑的手青筋暴突。就这么看了我许久,他努力抿了抿嘴“愿闻其详”,同时握剑的手微微一松,看来,我是戳到了他的痛处。

“你归属佛门,虽然只是俗家弟子,但佛经应该也是必修课,那么,你可知道欲知前世因,今生受者是;欲知来世果,今生作者是的意思?”

“……还请姑娘赐教”

“简单点说吧,有一世,你和另一人曾救过澜裳,所以澜裳各欠你和那人半条命,这一世,澜裳嫁给你,就是为了偿还那半条命的债。你救人无数,扬名在外,你帮助朋友建功立业,但你心安理得的接受着她的还债,你可知她的弱点么?”

“她……身体不好,体弱多病,但,我没有对她不管不问,我也是四处为她找寻灵药”风清啸狠狠的咬着嘴唇,努力为自己辩解。

“灵药?那么说,你今天是找到甚至可以让她起死复生的灵药了?”

“这正是我此行的目的,我希望地藏菩萨能让她起死复生,因为我找到医治她的灵药了”

“你以为你的灵药当真能治得了她?你就从来没想过,为什么她本没有绝症,你却一再的治不好她?”

“……”风清啸不再说话,只是定定的看着我,脸上再无任何表情。

我叹了一口气,继续道:“其实你给她的药,她从不曾服用。你不知道她最大的弱点就是——怕苦,”其实说到这里,我觉得十分可笑,这些,都是我从生死簿上看来的,所谓天下之大,无所不有,但我真没想到居然还真有因为怕苦最终丧了命的,“本来她嫁给你是为了还债,她因为你的不经心间接丧命,但她拒绝服药根本上是她自己任性妄为的结果,所以到此为止,你们之间已经互不亏欠,你再一意孤行,便是违背天意,你若再过于执着于因果,与你与她,都不是好事。”

沉默,令人窒息的沉默。天涯不可思议的看着我,眼中又浮现那忧郁的眼神。一众的地府兄弟姐妹,更是无一人做声,只听我款款而谈,言之凿凿掷地有声,噤着声观察死死盯着我的风清啸。

一滴清泪从风清啸眼角滑落,滑过脸庞,砸在地上,迅速的渗入土中,只留下一点点深色的痕迹。

我却有点慌了神,这是第一次,第一次看见一个男人的眼泪,我无措的看向天涯,再看看风清啸,这可怎么办,这要如何收场?

“风清啸,其实……澜裳心里,从不曾怪过你”心慌则神不定,连带着气息也紊乱起来,我有些结巴的说出这句话,心中毫无底气。

“多谢姑娘,那么,能否让我和娘子再见上最后一面?”

突然又是灵光一现,“见上一面倒是没有什么不可,只是——”感觉天涯瞪了我一眼,连忙收起心神,看向风清啸,目不斜视,“澜裳依然怕苦,不愿服下孟婆汤,如果耽误了轮回的时辰,一旦魂飞魄散,便再无轮回的可能,如果你真想救她,便在半个时辰内寻来一种叫做灵根的植物合着孟婆汤一同熬制。”

“多谢姑娘,不知姑娘如何称呼?”风清啸收起四法青云,向我抱拳。

“……离刹,离别的离,罗刹的刹”

“离刹姑娘今日对风某的帮助,风某定当没齿难忘!”说完,身形闪动,眨眼就不见了人影。

天涯实在是十分惊讶,他无论如何也想不通,我为什么要管这件本不值一提的闲事,为什么明明如此漠然的我又会如此头头是道,又为什么要多此一举用孟婆汤骗了澜裳又骗风清啸。

其实,其实我也不是很明白究竟是为了什么我会管这件事。但是,天涯啊天涯,虽然我深居简出,但不代表所有的一切我都不知道,至于骗了澜裳又骗风清啸,用一味灵根就解了这两个人的心结,总比武力解决来得有说服力。

天涯,这是不是就叫冥冥之中,自有定数呢?

Leave a Comment